亚洲AV手机在线

您的位置: >> 院友園地 >> 新聞公告
他們,是曆史的見證人以及兩岸血緣最深的羁絆——工學院一行拜訪在台老校友學子隨行後記

發布時間: 09:35:00  


编者按:2019年五四青年节前夕,在北平大学北京大學工学院校友会、北京大學台湾校友总会等的组织与促成下,经由在台校友的热心引荐,北京大學工学院一行人拜访现居台北淡水三芝双连赡养中心的北大建筑系1948届校友苏金铎先生及中文系1947届校友许志俭女士。即将于同年九月赴北大进入工学院学习的台湾学子房昱安得以随行拜访两位老前辈,见证并记录了这一深具历史意义的时刻。



他們,是曆史的見證人以及兩岸血緣最深的羁絆

作者 | 工学院2019级硕士 房昱安

 

2019年五四前夕,经台湾校友许瓈文学姐的热心牵线,由北京大學工学院助理院长、北平大学北京大學工学院校友会会长老師以及工學院智能仿生設計實驗室主任教授代表拜訪現居台北淡水三芝雙連贍養中心的北大建築系1948屆蘇金铎學長以及中文系1947屆許志儉學姐。而我是今年剛錄取工學院的台灣學生,九月即將進入謝教授的實驗室,很高興能趕上這曆史的一刻來拜見老學長們。


工學院一行拜訪蘇金铎校友。左一爲許瓈文

到達淡水後,老師首先向老校友們表達感謝之意,感謝他們在北大工學院成立院友會時的熱心支持。憶當時,1946年土木系畢業的郎志仁老學長一筆一筆認真寫下每一位在台工學人的彙款單,每個字都承載了對母校母院滿滿的愛。老师代表校友会向老校友赠送了北大历史图书三册:由北大校友会编纂的《北大岁月·1946-1949的记忆》及工学院主编的《青春梦˙北大根——北大工学1910-1952》、《百载传承,十年臻工——工学缘·北京大學工学院重建十周年特辑》。书封面上的校园老照片,瞬间勾起老校友们对当年工学院建筑系“三剑客”——苏金铎、王玉堂、许英魁三人同窗生活的回忆,校园生活的点滴跃然脑海,唤起对母校、对师生情谊那份深沉的爱。校友会还特别准备了带有校徽图案的“北大红”领带,老学长更是爱不释手,直嚷着要打上红领带才肯拍照。在谈话中,对于老校友口中的各个北大的著名景点以及校史,尚未入学的我更是心神向往,更加期待九月到北大身历其境倘佯其中。


北大曆史圖書三冊,名字下劃紅線的是當年北大工學院建築系的“三劍客”:蘇金铎、王玉堂、許英魁

談話中最令我動容的是,老學長、學姐對于台灣曆史的了解以及在其中扮演的角色。1945年對日抗戰勝利後,蘇金铎老學長在1948年即赴台參與戰後重建工作,做出了極大貢獻;台灣各大名勝以及知名曆史建物中處處可見老學長的名字,他對這些建物就如同親生的孩子一般了如指掌,甚至比從前我們在曆史課本上所見還要詳細。歲月催人老,當時三十多人的工學院旅台同學會,70年後只余幾人健在,老學長甚感欣慰看到如今又有我們這些新鮮血液加入傳承。

中文系的許志儉學姐于1947年畢業後,隨即與其他中文系應屆畢業的五位同學一起到台灣推行中文普通話教育,當時學校給每個人兩塊大洋的路費,還一路護送到台灣。許學姐一開始到台灣師範大學中文系擔任助教工作,接著又到台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擔任中文教師,春風化雨作育英才,七十多歲時在天主教輔仁大學語言中心仍繼續發光發熱教外國人學中文,一生致力于推廣中華文化,實在是令人倍感敬佩。

在參訪贍養中心時,一路上我看到許學姐保持著樂觀開朗的微笑,熟練使用台語、日語、印度尼西亞話、泰國話、菲律賓話等等與贍養中心的老人和照顧他們的外籍護工打招呼,並且預告五月還要再到北京,看看北大紅樓、看看當年中文系的老同學,對謝教授的研究項目機器人也是充滿興趣。許學姐秉持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永遠是光明正向的生活態度,這大概就是老校友的長壽哲學吧!


老師、老師與蘇金铎學長共閱《青春夢˙北大根——北大工學1910-1952》

李老師親切關懷老校友們在贍養中心的生活情況,分別到蘇金铎學長和許志儉學姐的房間參觀,並了解贍養中心提供的各項文娛體育設施。當天中午,許學姐設宴款待遠道來訪的工學院師生一行。席間蘇學長分享了他在北大四年的回憶。許學姐則是拿出老照片,分享1998年北大百年校慶之際旅台同學會返校參觀時在北大西門的合影,以及與北大考古大家宿白先生夫婦的情誼。

回想我自己本身的家庭背景,我的爺爺在內戰時期與家人離散,1949年渡海來台,當即與家人失去聯系,直到1987年開放探親才聯系上了在河北省隆化縣的家人,說起來我的爺爺與蘇金铎學長也算是同鄉呢(河北省撫甯縣)。

老學長、學姐這一輩人經曆了戰亂以及與家人失散的50年,我爺爺甚至在1989年第一次踏上歸鄉的旅途時才知道父親已逝,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這種傷痛是我輩生活在和平年代無法感同身受的滄桑,因此我們更應該好好珍惜與尊重這些由上一代人曆經血淚所建立、並且賦予的美好生活。海峽兩岸的血緣關系由他們傳承至今,這是一份無法割舍的羁絆。如今我的爺爺已然逝世,而老學長他們也都行動不便;對我來說,去北大念書這件事更像是帶著上一輩的期許,帶著這份經曆戰亂、遠渡來台的傳承,重新踏上返鄉的歸途。


訪問合影。左起:許志儉、、蘇金铎、、本文作者房昱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