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AV手机在线

您的位置: >> 院友園地 >> 歲月留痕
[在校感言]鳥翠蘋中
燕園中秋八月中——何鵬宇
 
時序未陽,歲邁辛卯。木葉簌簌,白駒過尺寸之隙;陽關蕭蕭,簇矢穿毫厘之絨。比至燕園,不覺已足半月;閱銷黃曆,韶光又至中秋。三山五嶽學子,對月興感,五湖四海英傑,望天遙歎。去國懷鄉之情,莫乎之止;思親慕故之心,如出一轍。
夜至中秋,宜便暇清,戌時三刻,往未名湖邊賞月。但見那闌星古玄,惡雲蔽空。幽黑似岡巒之吞牛鬥,陰沈如巨壑而盈天穹。連綿叠起,半空慘慘之霧;層出不窮,夜裏漫漫之霰,精移神駭,忽焉四散。于是悄然自黯,寂寥疚懷。極目黝暗,歎擇日之不吉;按辔緩行,籲廣寒之寂寞。仰博雅而惜塔頂無神,臨未名而恨湖中少月。
比及過得兩日,雲開霧散,天氣和朗,古人曰:清風生殿閣,皓月照樓台。理固宜然。持管窺天,躍然又萌去意;亥時三刻,欣然再赴湖邊。但見青枝遮賢階,綠苔生仙閣。芳塵凝集,耀乎一湖星鬥,香霭彌漫,醞兮兩座塔影。那未名湖畔,神氣霁發地表,祥雲收斂塔中。月出之時,升清質之悠悠;雲散之刻,播碎玉之漫漫。柔光凝于半空而天神降,清波泛于湖面而龍鳳出。皓紗升降,鹍鶴蹈而漣漪屢;銀璧浮沈,喧囂隱而碧華生。夜來涼風起,吹動篁竹聊爲曲;月升樹影漫,潑墨草木寫成詩。漢文倚馬思諷詠,將軍樹下也作文。沐天地之精華,立中華之壯志,盡興詠而歸,此樂何極!此樂何極!
鍾鼎不能盡其妙,而曲猶在耳;丹青不足摹其狀,而顔色未稀。所謂文章之事,操斧琢玉耳。瞻之在前,而胡言在後。辭逮而不得,意不稱物,文不述意,蓋所能言者,盍止于此乎?某年某月記。
筆者按:這是離開家的第一個中秋,晚上看看無事,本來計劃好去未名湖邊看月亮,天色一暗便興沖沖直殺湖畔。但是現實是殘酷的,當晚灰蒙蒙不見天日,暗慘慘淡無月光,連個月亮的影兒都沒,同去的同學們只好繞著未名湖走了兩圈,交流了一下人生理想,敗興而歸。
人常說十五的月亮十六圓,便計劃等到第二日再去湖邊,豈料天有不測之風雲,八月十六較前一日陰雲更甚,甚至飄了幾滴小雨,像是在澆滅那賞月的熱情,老天爺的冷漠,真令人垂頭喪氣,郁郁寡歡。
待到八月十七,雲霧稍顯薄了一些,我賊心不死,惡向膽生,捱到晚上10點半,一個人也不叫,灰溜溜大喇喇獨自騎上破車直奔湖邊,找了一個溫和的角度,終于看到了月亮,當天的月亮已經不那麽圓,像是被咬過一小口的月餅,而且仿佛蒙著一層紗霧,看得並不真切,但是這真的是我看到過的最美的月色,我繞著湖慢慢走了一圈,周圍的一切在這個微冷的秋夜也仿佛生出了盎然的氣息。鋪著薄薄一層月光的北大,格外的可愛與慈祥。
回來的路上,我想,該寫點東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