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AV手机在线

您的位置: >> 院友園地 >> 歲月留痕
[在校感言]新生感想
新生感言
北大,這塊神秘又充滿著吸引力的地方,每年都吸引著衆多的學子前來求學。初次來到這甯靜的燕園,每個新生心中都憧憬著自己未來四年的大學生活。
工學院成立的第六個年頭,又有一批新鮮的血液注入其中。
開學以來,同學們的生活豐富多彩。既有無聊到讓人入睡的“安全知識教育講座”和“新生心理調試”,同樣也有讓人激動的校史館參觀;既有傷害了衆多小孩的計算機分級考試,也有讓人不得不緊張的英語分級考試……
經過這一系列的活動,小燕子們都有神馬感想呢,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開學典禮之後再回想當時的情景,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農大校長的講話了,既貼近咱新生的生活,又不僅只講一些生活瑣碎,依我的感覺,就是平凡中見真意吧。這其中,有對我們學習生活的提醒(他曾提到自己並不是太熱愛自己的本科專業,但還是在老師的教誨下掌握了應有的基礎,盡管現在已經不記得多少,幾乎都“還給”老師了~~囧~~),意在想說:或許專業的一些課程不太合自己的“口味”,但本科階段的學習,尤其作爲理工科的的學生來講,是對自己以後職業生涯的一種負責任,而不僅僅是憑興趣去學習,這是我的理解;同時,在學生工作方面,作爲班長的他在經曆同學請假一事之後,所明白的那句話更是有點“振聾發聩”的意味:領導幹部當以服務爲重,呵呵,真實在啊。再有就是數院的一些博士去領獎的那段,我感覺領略到了獻身學術的一種膽識與魄力吧,畢竟自己對未來還是有點模糊的,倘若選擇學業一路走下去,可能要舍棄很多——所謂有舍有得嘛。
Ps:典禮結束後往回走的時候,有同學路上問我是不是數院的,我說:“是工院的,工學院。”然後突然感覺有一種…那啥,叫做自我認同感吧,仿佛工院就跟自個家似的,那種自口中說出再反饋回耳朵的感覺,那種由衷而發的、對自己是工學人的肯定,貫穿于心。呵呵,引用一句很老套的話,就叫“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吧!
 
 
樊蘋博
入住大學後,我才發現我比想象中的要適應很多。這是我第一次住校生活,原以爲自己一定會很想念父母,很想念家,會在黑夜中偷偷落淚,現在發現自己其實並不那麽脆弱,我比自己想象中要堅強得多。
孟晉
对于全新的生活,我有着太多的感想,如果汇成一句话,那就是我很爱这里!我享受着这里的阳光,和室友们欢快的聊天,伤不起的线代课,拥挤的食堂?我渴望着了解、感受这里的更多,我期待着未来的生活!开学之后,我觉得最让人激动的就是新生音乐会了,哇,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聆听交响乐队的演奏,感觉真的是超级爽!当我听说给我们演奏的是国家交响乐团的时候,更是感觉到无比的激动啊!就感觉到做北京大學的学生真是好!没后悔自己的选择,我是一名光荣的北大人!
 
 
孫睿潇
第一次真正的一個人面對生活,的確會有些手足無措。每天處理不完的瑣事,每天洗不完的衣服,每天做不完的作業。還有N多的活動,N多的會,N多的想參加的社團,更重要的是,N多的課時。這種忙碌的生活似乎是有些雜亂的,卻讓我感受到了離開高三就再也沒有體會過的充實。現在的我,是要先學會怎樣讓我的生活變得有條不紊還是要先學會微笑著面對目前的生活呢?
蘇昕
来北京之前我就对北京大學的“百团大战”有所听闻,北大的社团种类多,有些组织也很庞大,在上课的途中就被师哥师姐招新的热情吓到了。出于好奇,也是为了锻炼自己,我加入了“山鹰社”,第一次的训练就把我给吓坏了,跑了5圈,这还只是小试牛刀,据说最后的目标是25圈。额,让我害怕啊...
曾祎
老實說,進入北大是一件很幸運的事,但同時也注定我們要承受更多的壓力。出入燕園就感覺身邊的牛人實在太多。在班會上,一位同學很謙虛地說,我其實不怎麽強,就是在競賽中拿了三個國家級一等獎:數學,物理,化學。當時就讓我傷到了:作爲一個在高中時參加很多競賽卻一無所獲的我,真是讓人寒心。而且當我得知有40%同學是通過保送進入北大時,更是覺得:高考的孩紙你們傷不起啊!唉,雖然壓力很大,但我相信我自己,我能行!化壓力爲動力才是我應該做的。同學們,讓我們一起奮鬥吧!
宋陽
初入燕園,一切都是新鮮的。懷著好奇和激動,在這裏,我真切地體會到自由開放、兼容並包、積極向上
的學習氛圍。有一大早占座的學霸,亦有踴躍投身各大社團活動的童鞋。總之,期待自己能在這片聖地找到未來的方向,完成自己的目標,從而離夢想更近一些!
李晖域
北大的一塔湖圖著實漂亮,湖光塔影,配上典藏浩如煙海的圖書館,這一切,都生動地透露著北大的氣息。百講的音樂會是學校爲我們新生特別准備的,超贊的,有機會一定再去聽聽。
劉馨月
找到屬于自己的節奏,大學其實很簡單。哪怕每天都重複著那些看似單調的舉動,哪怕現在的我對線代還不甚了解,我始終相信會有那麽一天,夜空中那絢爛的煙火也會有一道是爲我而綻放的!
張瀚宇
作爲一個北京人,有必要說兩句。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非常向往宿舍生活,因爲對我來說宿舍象征著獨立和自由。盡管需要自己操羅內務、料理吃喝拉撒、生病了還要自己對付,但當我來到宿舍的時候,我清醒地意識到自己模糊的理想成爲了現實:我終于成爲了我。
當然作爲北京人,有義務去幫難以入道的同志們。前日聽說有南方同學不滿北方人的惡劣性格,大肆批判。我就想這一定是個不招人待見的同學。不能接受的人是無法被接受的。
誰知道我會不會成爲這種人。誰又知道一年後,我會不會有所謂想家的問題。